日本投降,一些日本人留在苏联,还娶了苏联老婆,但多数不得善终

  发布日期:  2019-11-12 10:10:06    

1945年,苏联向日本宣战。一周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轴线失败。

然而,尽管战争已经结束,但它留下的伤疤也是不可磨灭的。就苏联而言,由于战争,该国失去了数千万杰出的男性公民,这也意味着数千万妇女成为寡妇。在这个国家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情况下,浪漫而悲壮的异国爱情歌曲轻轻地回荡。

有一个有趣的记录,在1945年,当大量日本战俘被运送到苏联劳动时,他们都带着橡皮娃娃来满足他们本能的需要。然而,他们一下火车,就遭到了围攻和抢劫。这群贫穷的苏联居民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日子还得一天天地过去,然后是漫长而又繁重的日常艰苦工作。日本战俘逐渐感到一种孤独。他们渴望完成与异性的情感融合,给自己带来一些情感安慰。如前所述,许多苏联妇女因为战争失去了丈夫。

据统计,苏联农场的男女比例已经达到令人恐惧的1: 2.7。

那时,对方是不是外国人并不重要。许多日本战俘和苏联妇女在劳改营相爱。苏联女性愿意和外国战俘生活在一起有很多原因:也许对战争的热爱特别感人,也许是生理需求,或者是物质诱惑。

2008年,俄罗斯历史副博士库兹(Kuz)在经过考证后得出结论,苏联劳改营的女性管理人员有时出于某种“物质”目的与外国战俘呆在一起。

然而,这种爱在当时是相对禁忌的,注定要冒很大的风险。

据记载,苏联战俘集中营的一名女医生在被发现与外国战俘沃尔特交谈后,立即被批评为“阶级意识幼稚”,并被开除出党。她的情人沃尔特被赶到惩罚中心挖煤。1945年8月11日,苏联内政部发表声明:所有“思想道德不稳定”的妇女都将被驱逐出战俘营。

仅在一年内,第437战俘集中营就有六名女性工人被驱逐出医院。

除了被驱逐,爱上外国战俘的苏联妇女还将面临更大的风险——健康损害。由于这种感觉是禁忌,也不为世界所接受,妇女不仅不能在怀孕后生育孩子,而且还必须在缺乏医疗保障的恶劣环境下秘密堕胎,这对她们的健康造成了巨大损害。

尽管有这些障碍和风险,苏联女孩仍然像飞蛾扑火一样奔向她们的爱情。然而,这并不是阻碍他们的唯一原因。通往幸福的道路上最大的差距是难以在一起。

此外,当时的苏联政府对来自不同国家的战俘的态度有一些微妙的差异,原因不明。

根据俄罗斯历史杂志《祖国史》2008年第2期发表的一份档案,苏联政府允许少数日本战俘与自己的女人结婚。其他国家的战俘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不仅不被允许在苏联定居,而且随后被直接遣返。

文章还说:其中,一名德国战俘马克斯曾拒绝接受这一规则。他向苏联总局递交了几份申请,申请苏联公民身份,并与一名苏联女性公民结婚。然而,结果,他在获释后再次被拘留。他的情人也被送到列宁格勒,在那里他被国家机关全天监视。

然而,日本战俘不能被释放。只有少数在长期考试和多党考试后幸运的人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中的许多人以悲剧告终。然而,据统计,哈萨克斯坦有19名日本战俘被批准成为苏联国民。他们留在哈萨克斯坦,与当地妇女组成家庭。

俄罗斯戏剧舞台曾经上演过一部以真实人物和事件为基础的爱情剧,这是一个日本士兵和苏联女人之间悲伤而感人的爱情故事。

津艾达是一个普通而善良的苏联女人,不幸的婚姻和她前夫留下的女儿拉丽莎。后来,一个安静、通情达理、勤奋的日本人来到了这个村子。每个人都叫他伊万。从那时起,津艾达的世界充满了光明。她静静地看着他。他总是静静地工作。他轻轻地笑了笑,非常喜欢唱歌。

尤其是喝醉后,他一边端着脸盆一边唱一些好听的日本歌曲,这让人们感到温暖。这个苏联女人意外摔倒了。幸运的是,她喜欢的人也喜欢她。虽然没有书面证据,但他们仍然生活在一起,快乐地生活了很长时间,并生下了爱情的结晶——小女儿娜塔莉亚(Natalia)。

伊凡曾告诉妻子他的过去:

他过去和妻子、两个儿子在银行工作,但是战争把他拖到了另一个世界。现在,他无法想象当他回来时会是什么样子。为了和津艾达呆在一起,他在一个玫瑰色的早晨悄悄地起床,亲吻他的妻子,然后去了特塞特市,希望获得苏联国籍。没想到,他再也没有回来。

津艾达等待的是他最后一封充满痛苦和思念的信,信中他说他必须乘船离开。无论未来如何,他都不会忘记她。此外,她被请求去花园的主任那里拿钱,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祝她永远幸福安宁。直到那时,津艾达才知道他爱人的真名是埃尔莫。这个可怜的女人疯狂地去政府那里寻找她的情人。

终于有一天,她得到了答复,但这比没有消息更令人不寒而栗——要求加入苏联国籍的日本战俘被送往远东,从那里他们将返回日本。然而,日本当局认为他们不忠诚和不爱国,所以他们在乘船返回的路上淹死了。

这个温柔的男人永远沉入了寂静的大海。

后来,他们的女儿娜塔莉亚长大了,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别人她父母悲伤但浪漫的爱情故事。之后,她还写了一本书《两个人为战争哭泣》(Two People Crying for War),以纪念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同时让世界更好地了解那个特殊时期的特殊感受。

可以说,在战争年代,卑微的是人,伟大的是爱。

参考: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留在苏联的外国战俘,《两个人在为战争哭泣》,《祖国历史》,第2期杂志,2008年)

瑞博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