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饮长江水保护母亲河,大型纪录片《长江之恋》国庆献礼获好评

  发布日期:  2019-10-21 21:15:59    

给我一勺长江水

像葡萄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味道

是乡愁的味道

-余光中的《怀旧四韵》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乡愁。这令人费解。这是对他家乡的土壤、水和风的记忆。长江是中国最长的河流,承载着世界上最大的人口群体。这是沿海4亿多中国儿童共同的思乡之情。因此,关于长江的纪录片总是吸引人们的注意力。通过纪录片,人们不仅看到了长江的变迁,也看到了时代的进步和社会的变迁。

继今年国庆期间的另一部关于长江的纪录片《长江的故事》和《多说长江》之后,《对长江的爱》引起了广泛关注。目前,这部纪录片已经播出,在豆瓣获得了7.8分的好成绩。

纪录片《长江之恋》是国家广电总局的重点支持项目,由上海广电牵头,结合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的卫星电视台,在新的理念和实践下聚焦新长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伟大礼物系统。

2019年,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心派出的八个电影摄制组沿着6380公里长的长江行进了10多万公里,记录了无尽的河水、河流孕育的生物以及世代守护长江的人们。

smg纪录片中心主任兼《爱长江》总策划人李逸表示:“作为纪录片中心成立以来的第一部大规模制作,我们全心全意地努力确保这一重大项目的成功落地和展示。我们一直积极部署创意人员、拍摄设备和资源分配。我们充分利用纪录片制作人的镜头,记录了一个长江两岸古代风格与现代风格交织、保护与发展齐头并进的时代。"

由边上慢慢靠拢

"长江病了,现在仍然病得很重."

《寻根溯源》第一集开始时,客观平静的新闻场景向观众展示了长江面临的生态困境,如洪水、蓝藻爆发、物种濒临灭绝,同时也预示着迫在眉睫的“治未病、保护母亲河”。

为此,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积极部署和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其首要任务是生态恢复和生态保护。在过去的几年里,“长江病”的治疗能有效吗?绿水青山金山银山的双赢局面实现了吗?

这就是纪录片《长江之恋》的来源。

《长江之爱》着眼于“共同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新理念和新实践,试图从人物和细节两个方面展现人们对长江的故事和热爱。“在过去几十年里,长江发生了许多环境危机。这部电影聚焦于在大保护政策下长江不断变化的变化,以及中国儿童如何回馈母亲河的故事。”《长江之恋》的制片人兼首席导演刘立婷说。

我们都是河流之子。长江,母亲河,应该得到社会各界的共同关心。李逸说:“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和台湾集团的领导人非常重视《热爱长江》的创作。他们举行了多次协调会议来指导部署。以纪录片中心为主要创作力量,12个省市的卫星电视台在拍摄和资源调度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

联合部队的解除是对长江“母亲河儿女”的善意和尊重。在《长江之恋》中,纪录片制作人、长江保护者和长江沿岸省市人民写了一首新时期的长江情歌《长江的母亲和孩子》。

防护装置

在脱脱河岸,都旦邓巴大学回到长江源头,开始保护环境和野生动物。最后,它从野鹅数量的可喜增长中获得了温暖的收获。

金沙江沿岸,前漂流者阎良和他的6000多名同伴放下铁撬,拿起锄头,走上“为绿色而战”的道路,保护天然林。

在铜陵市大同镇,张八进和他的同伴守护着濒临灭绝的江豚和长江的水生生物。

在《长江之恋》的镜头中,一群来自各行各业、身份各异的“长江卫士”给了长江深厚的爱和坚实的保护。为了给这些长江沿线的变化和故事寻找理论支持和学术背景,主要创作团队走访了近100名水文、水利、地理、气候、动植物、历史、经济和人文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其中包括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十多名院士。

刘立婷说:“从洞庭湖保护江豚的渔民,到在长江海滩拉纤维的船夫,到为上海人民谋福利的水利工程师,这些普通人已经守护长江几十年了,也给我们带来了最深切的感受。”

加强

同样感人的是那些躲在摄像机后面磨练前进道路的纪录片制作人。面对中国最长的河流和只有几个月的制作周期,《长江之恋》的八个电影摄制组准备旅行数千英里。

在三江源地区拍摄《寻江源》第一集时,突然的高度反应让机组人员大吃一惊。导演董洁新和首席摄影师朱倩第一天就头痛头晕。每个人都服用了一些抗高原反应药物,并立即投入密集的拍摄工作。

当第二集导演董李玲带领团队去攀枝花拍摄时,五月和六月的气温高达40度以上,许多工作人员被晒伤了。

在第三集,陈林带领球队在湖北拍摄了20多天,克服了长江沙滩上泥泞的障碍,战斗到最后一刻。

第四集导演刘伟带领的摄制组深入潇湘录制洞庭湖附近生态保护协会的志愿者。当时,洞庭湖正处于血吸虫病高发时期。船员们穿上雨靴和救生衣,随船深入湖中心开始拍摄。

在第五集,导演张燕芬带领团队用“江豚之父”张巴金喂养江豚。电影摄制组在独木舟上,必须拍好照片,保持船的平衡。蚊子的数量也让机组人员感到惊讶,但是面对拍摄人物,每个人似乎都找到了宁静和第一颗心。

在第六集,导演王向涛和石建年带领团队一次又一次来到崇明岛。在大都市的边缘,我和水利工程师一起在湿地散步。尽管道路泥泞,我还是带着机器和麦克风。

冲刷冰和雪的长江一路汹涌澎湃,在沿海地区产生了无数的景象。十年后的一天,长江的守护者为保护母亲河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然而,《长江之恋》的纪录片团队奋力穿越山川,记录了一条河流和一群人的故事,并在银幕上传播了一幅生态长江的多彩画面。

惊喜

除了生动的人与长江的故事,对长江的爱在视觉效果上也同样惊人。

李逸说:“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拍摄视频。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专业纪录片团队,我们应该在技术和艺术上尽最大努力。对于纪录片《长江之恋》来说尤其如此。"

《长江之恋》全是用4k拍摄的,并使用了阿来顶尖的摄影设备。它力求在视觉上呈现最美丽的“长江之恋”,为当代中国积累和保存真实而珍贵的影像资料。在前期策划中,节目组为纪录片的预设结构设计了一种特殊的拍摄模式。拍摄分为故事、采访和空镜三个部分,分别制定了最佳拍摄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空镜拍摄团队(empty mirror shooting team)是所有八支拍摄团队中规模最大的,它包括一个固定位置、一个手持稳定摄像机、一个电控逐帧拍摄和一架无人驾驶飞行器。

经过反复实验,程序组做出了大胆的决定,最终采用阿里迷你作为空镜头组的主摄像头。同时,去掉了空镜头拍摄不需要的所有配件,在保持精确控制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减轻了重量。阿里相机有史以来第一次加入纪录片拍摄,记录了中华民族母亲河的壮丽景色。

该团队由smg纪录片中心制作部主任、著名纪录片摄影师柯丁琪媛和空镜导演赵晨带领,由8人组成,装备超过200公斤,拍摄地点从金沙江上游到崇明岛河口。

此外,为纪录片《法门寺》、《大秦岭》、《Xi中训》作曲的张大伟和为热门电视剧《长安十二小时》作曲的赵梁琪,共同为纪录片《长江之恋》创作了近60首音乐。这些乐曲很好地描绘了长江作为中华民族母亲河的姿态、表情、精神和气魄,以及他们孩子的感受。然而,由国家一级指挥家孟大鹏领衔的中央青年广播合唱团(Central Youth Broadcasting Chorus)又一次上演了《长江之歌》,当大自然的声音在终曲中挥之不去时,增添了一种爱的感觉。

思齐

李逸说:“以纪录片的形式呈现新时期的长江是时代的使命。”从经典纪录片《长江故事》、《多说长江》到今天的《热爱长江》,人们对长江生态建设的观念发生了变化,长江流域沿海地区也发生了长期的变化。

《长江之恋》充分捕捉了今天长江的壮丽美景,传播了长江守护者们的感情、坚持和毅力,这些都为更多的人所熟知和继承。自然界的和谐共处和世界的依存与相伴,是新时期生态长江的生动写照。然而,《长江之恋》除了呼应时代、挖掘核心之外,还有一个启发观众思考人与自然关系的愿景——人与自然将以什么样的态度携手走向共同的未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热爱长江》记录了长江的过去,见证了长江的现在,必将为长江的未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极速牛牛